企业品牌推广

论荥阳郑氏祖地的历史形成

来源:荥阳网 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5-11-16 00:02 点击:
  荥阳郑氏的祖地,顾名思义,当在荥阳,此乃不争的事实。然而,因历史的久远,变迁的频仍,认识的岐异,很有必要澄清一些不同的说道,依据史实加以阐明、重申。
  
  荥阳与郑氏血脉一体,乃历史所形成。这一方热土(包括郑州市西部一带),是郑氏始祖郑桓公亲自选定的死里逃生的“寄孥”之地;是郑氏二世祖(东迁始祖)郑武公东迁后初都之地、指挥灭郐并虢领导郑国扎稳脚根崛起中原的大本营;也是东迁始祖郑武公遵依周礼周俗,寝陵于广武山的所在地;更是郑氏先贤仰慕祖德,遵循周礼,虔诚礻付  先人墓次之祖茔所在地。在荥阳作为军事要隘建立,后又作为秦、汉设置的县治进一步发展,莫不和郑氏血脉承继。可以说,荥阳在成为荥阳郡之前形成郑氏的祖地,早已有史共鉴;而成为郡治之后,则因名人辈出更为发展、更加彰显。兹分述于后。
  
  桓公寄孥与武公初都京城
  
  西周末与春秋初,中国的历史发生巨变,社会震荡猛烈,周室王权进一步削弱,众多诸侯兼并发展纷纷活跃于历史舞台,郑国因先天性的不足(西周末年,处于无地可以裂土封侯的景况下,封到京畿内巴掌之地的木或 林),域小势弱,且又依附于周王室,致使在巨变中首当其冲,濒临危绝之境地。郑国立国之君郑桓公是一位有大智慧的人,当他无力挽救西周王室免于毁灭之时,便将郑国的基本国力转移,以求死里逃生,另谋发展,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“桓公寄孥”。“桓公寄孥”之地,《史记》、《国语》、《资治通鉴》等经典史籍都有记载。尽管这些史籍在有关文字上有些区别,但他们所记述的大致地区却惊人一致。“独洛之东土,河济之南可居”、“地近虢郐”(《史记》);“友徙其民于虢、郐之间。遂有其地,今河南新郑是也”(《资治通鉴》胡三省注);“其济、洛、河、颖之间乎?是其子男之国,虢、郐为大。……若以周难之故,寄孥与贿焉,不敢不许。……若前华后河右洛左济,主 、马鬼 而食溱、洧,修刑典以守之,是可以少固”(《国语》);这些资料,若全面地、有头有尾地、发展地来认识它,当不会发生岐义。如今,急需阐明的是一个剧变的年代,是郑国死里逃生且崛起于中原的全过程。这样一个过程,变化的年代短,变化的情势大。有人依据《国语》“主苤、马鬼而食溱、洧”,宣称:“桓公寄孥于溱洧”、“武公东迁后初都于溱洧”,就是犯了片面地(对史料掐头留尾),静止地(忽略了当时情势的急剧发展和变化)研究历史的大忌。“桓公寄孥于溱洧”、“武公初都于溱洧”之说,有三点不符于上面经典史籍所记载的史实。一,溱洧交流处的古郑城,乃是郐地,说郑国寄孥、初都于此,则置“虢”于不顾,不符“寄孥虢、郐”的记载;二、同样置洛水、黄河、济水的地望于不顾,不符“洛之东土,河济之南”的记载;三、更为可笑的是置同一句史料的主体部分于不顾,不符主体部分“前华后河右洛左济”的记载(这句话中的“华”是指的是华国,华国的都城在今新郑市郭店镇北面三里处,“前华”也就是说,南到华国)。除此而外,郑国“寄孥于溱洧”、“初都于溱洧”之说,还有更为违背历史、甚至抛弃历史的要害。我们知道,溱水、洧水交流处的古郑城,其实就是郐国的都城;古郑城,是郐国灭亡之后郑国曾迁都于此而得到的称呼。郐国灭于公元前769年,郑桓公寄孥于前772年,可能寄孥到人家的都城内吗?郑武公东迁于前770年,可能把都城设立在人家的都城所在地吗?只有灭了郐国之后,方有可能把人家的都城变成自己的都城,这一史实不容篡改。我们还知道,郑国是在前765年才迁到溱洧去的,《竹书记年》十分明确地记载“晋文侯十四年郑人灭虢,十六年迁溱洧”。为了争“桓公寄孥”之地、争武公东迁后郑国的“初都”,竟罔顾历史的明确记载,实在不可取。
  
  我们从未否认过古郑城曾作为郑国都城的史实,由陈玮编导,新华社河南分社和荥阳电视台共同制作的电视专题片《话说郑文化》,不仅专程到古郑城拍摄,而且作为重要内容给予如实表述。只不过《话说郑文化》这部专题片,是忠实地依据《竹书记年》的记载来“话说”,不敢胡说八道而已。
  
  严格地按照郑国历史的发展来看,从前772年“桓公寄孥”到前765年郑迁溱洧,有7年多的时光,从前770年武公东迁到765年郑迁溱洧也近6年的时光,这一段时间虽短,但对死里逃生、奋发图强终于灭郐并虢占有十国之地而崛起中原的郑国来说,实在是至为重要。在这一段时间里,桓公寄孥不会寄于毫无安全保障的荒郊野外,武公迁国也不会一直在马背上动荡,那么应该在哪里呢?我们说,京城最符合历史记载的地理位置。她,符合《史记》的“洛之东土,河济之南”、“地近虢、郐”;符合《资治通鉴·周纪》胡三省注释的“虢、郐之间”,她离郐都27公里,离虢都22公里;符合《国语》的“前华后河右洛左济”这一范围。再者,她的城池规模符合桓公寄孥的需要。桓公寄孥是为了保存郑国的基本实力以谋发展,京城是这一地区域池规模最大、最坚固、最适于聚居的地方。另外,《列国志》一书中在描述封段事时,指明京城是郑国的“上都”。《列国志》虽是野史,难以单独地凭信于它,可作为佐证,也不属于空穴来风。还有一个今人容易忽略而古代作为都城必须符合的祭祀体制“先君宗庙”。《左传》告诉人们:“邑有先君宗庙曰都”,京城至今尚存有桓公庙。庙,屡毁屡建,古代祭祀的石祭案仍摆列在神主之前。这一事实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“京城”曾作过郑国的都城。
  
  关于“桓公寄孥”和武公东迁初都之地,是“溱洧”交流处的古郑城(郐都城)还是京城之争议,说穿了,是寄孥于虢、郐,还是寄孥于郐之争。显然,只有寄孥于虢、郐之间,才符合历史的真实。说到历史的真实,要想弄明白它,还得进一步澄清几个问题。首先,要认清《资治通鉴》胡三省注解中“友徙其民于虢、郐之间”与下句“遂有其他,今河南新郑是也”的关系。如若把这两句当作一句,视为贯穿式的表述,语句中本身就产生了矛盾:新郑其地并不在虢、郐之间,则不可解。所以,我们认为这两句是递进式的,发展性的叙述。即:郑桓公先寄孥虢、郐之间;后来(或者说“接着”),占有了虢、郐两国之地,这就是河南新郑。再者,还要认清《国语》中“若前华后河左洛左济”与“主 马鬼而食溱洧”的关系。我们认为这句话上半句和下半句是主从的关系。即:“前华后河右洛左济”是主;“主 马鬼而食溱洧”是从。也就是说:桓公寄孥于“前华后河右洛左济”这个范围之内,控制、掌管 、马鬼两座山,食邑于溱、洧两条水的流域。而不是寄孥于溱洧,把溱洧当作初都。至于后来郑都迁到此地,那是周平王六年(公元前765年)以后的事了,根本和前772年的寄孥与前770年郑国东迁的初都,搭不上界。
  
  我们在《郑立国中原钩沉录》中,为郑国早期的历史描绘了一条轨迹:前772年,桓公寄孥于京城;前771年桓公殉国于骊山;前770年武公继伯位、为周平王司徒,佐平王东迁,郑国也随之东迁,初都于寄孥之地京城,前769灭郐;前767年灭虢,遂有10国之地;前765年实施“武公之略”,迁溱洧;前672年与前654年之间,郑文公又迁都“郑之新城”(即新郑,见《世本》)。  (作者:陈玮)

本文标签: 荥阳 历史 郑氏祖地

  • 郑上网
  • 郑州时间


友情推荐: 企业品牌推广 五谷面膜加盟 荥阳代理记账 河阴软籽石榴 自助洗车机 移动积分兑换

郑上网介绍

  • 郑西规划早知道

    (郑上网公众号)

  • 打赏郑上网

    (打赏郑上网)

郑上网,始于2015年8月,每天4万郑西人都在看。致力于打造外部世界了解郑西的民间第一窗口。截止目前,郑上网官方网站每天访客超过3000人次,日均PV量超过10000次;微信公众号头条文章日均阅读量5000次,有效用户近40000人。2019年7月获得“2018年度荥阳市最具影响力非政务类微信公众号”荣誉。

郑西规划早知道